[SULO]雨宮刺桐 專頁

這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Suicidal Love」企劃的圖文放置處(文章為主)。使用角色為供品-雨宮刺桐(頭像),搭檔為啞歌家的契約者-西摩爾.巴奈特。
*有BL向戀愛表現。
*企劃劇情已完結。

[劇情/支線/番外衍生]紀念日-聖誕夜.結束與開始(平行世界觀)



【作為主演戲劇的演員,對於總算下戲收工,不只感到鬆了一口氣,還有著些許惋惜——然而,不是作為劇中角色的兩人,戲外的故事仍會持續。一段劇情的結束,亦是另一段劇情的開始。】


※前提:正篇劇情為電視劇(Suicidal Love)的一個部分,「雨宮刺桐」和「西摩爾.巴奈特」都只是劇中角色,在這篇登場的兩人則是私下有類似交往關係(為了練習)的演員,時間點是下戲收工後的見面。(但是兩人維持著練習時的習慣,以角色名字稱呼對方。)


※不會提到身為演員的兩人的真實姓名,而且兩人言行、性格表現都和劇中稍有不同。


  戴著幾乎遮住臉的帆布帽,紅髮青年佇立在深夜的某座遊樂園區入口處。他低頭望著自己手錶鏡面顯示的時間不斷確認、偶爾又抬頭,只是一心想見到約定碰面的那人。

  一開始,同樣身為演員卻因領域不同而顯得陌生的他們,開始接觸對方的契機是因為參加了同一部電視劇的試鏡而且剛好都入選了演出「朋友以上,戀人未滿」關係的兩位主角。他還只是個以北歐混血的美形外貌為主打賣點、剛出道幾年的小牌演員,對方卻是他憧憬已久、甚至有著些微仰慕心情的資深外籍前輩;再也沒有比這更加難得的好機會了。
  戲劇題材是較為沉重的現實戀愛劇,雖然當初拜讀劇本時便理解很可能走向悲劇結局,即使如此他也不介意——擔心的反而是對於戀愛取向題材(而且是同性)顯得不太熟悉的前輩。前輩的外型經常給人嚴肅正經的印象,演出的題材也大多是動作片或者懸疑片,像這次一般的「戀愛表現」似乎極不拿手。於是,即使投機,他對前輩提出了「讓我們私下多多練習吧」的提議;接著便毫不掩飾地坦率表達自己對前輩的感情,並且忠實反映在演技上。
  令人慶幸的是,「練習」的確得到了成果,兩人得以發揮真情流露的演技,獲得不差的評價、也使之前一直感到猶豫的前輩能夠真心地接受和配合他的那些行為。

  然而,戲終究是得完結的。殺青的那天,當完成最後錄影後,他久久都沉浸在無可名狀的失落感中無可自拔:悲傷結局的劇本、過度投入而忘我的角色情感、還有他與前輩下戲後便會結束的關係——他無數次對前輩說希望以後也能維持關係,卻總是被當成期間限定的演技所需而婉拒。本來,他對前輩的心情確實僅只出自憧憬、崇拜,然而隨著一次次排練感情戲以及私下的那些「練習」,深藏心中的那份傾慕也不斷地累積,成為了真實。
  ——就算下戲了還可以待在你身邊嗎,前輩?——
  他這句話語至今都尚未得到對方的清楚回應,但無論好壞,他仍然想獲得明確答案;因此才會在劇組即將解散的這幾日間,像這樣將前輩私下約出來見面。而今天是最後一次兩人身為「雨宮刺桐」和「西摩爾.巴奈特」的日子,也將會是最後一次的「私下練習時間」——前輩答應在這最後的私下會面結束後會給他認真的回覆。

  所以他才如此帶著期待和些許不安地焦急等候著對方到來——進行最後一次以「刺桐」身分與「西摩爾」見面的私會。

◆◆◆◆◆◆

  「辛苦了。」
  和出演「安藤」的爽朗青年道別以後,即使猶豫著他仍是緩步走出大門,接下來他還有個必須去赴的約。進入街道時他拉了拉半掩住臉的溫暖圍巾與壓低邊緣綴有絨羽的大衣帽沿,盡可能地掩飾身分保持低調。
  這並非他所願而是不得不如此,因為某些契機而在日本發展多年的他已算得上小有知名度的公眾人物,而他並不喜歡將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在群眾目光之下。尤其是感情方面的問題該怎麼說出口——關於他實際上不是異性戀者的這件事,他認為沒有必要也不打算公開,觀眾只要知道他所詮釋出來的「角色」便可,即使真正的他沒有人能看見也無所謂。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當前些日子看見收到的劇本時他感到意外,那是個關於各個角色接受了惡魔契約,在生與死之間展露人性與情感的故事。由好幾位主要角色、由許多段故事交錯而成,而他所接到的部分除了是少見的題材以外更是之前從沒接觸過的領域。
  他負責的劇情是整部戲裡最灰暗的一面,兩名男性陰錯陽差相遇,接著開始互相產生好感卻因自我懷疑、猜忌等負面因素走向雙亡的結局。對他而言要揣摩這樣的人物不算困難,更何況這份改編劇本的原作者似乎一開始就認為他相當適合,可以說這個角色的形象便是以他為基礎……姑且不論角色方面與他自身的切合度,困難之處或許在於,揣摩時他會感到「自己」被毫無保留地暴露出來;這點總令他感到些許不舒服。

  「刺桐」是戲中與他對手戲最多的人物,由一位經歷尚淺的後輩擔任。起先他只是認為無論自己或是對方都需要磨練才答應對方私下的練習邀約,不過漸漸他發現自己似乎有將角色與現實混淆的傾向,在對戲的期間他確實對「刺桐」產生了好感,連帶的也開始注意到飾演刺桐的後輩。
  但這樣的感情究竟是屬於「西摩爾」的還是他自身的?他不知道,所以對於後輩突來的表白無法立即給予正面回應,對方話語針對的是戲裡的他還是真正的他呢?心裡有種無奈,就連這種過度擔憂、在意他人的思考模式也和「西摩爾」幾乎一樣,不禁佩服小說原作確實將他這個人看得挺透徹。帶著還懷有遲疑的步伐他來到約定地點,遠遠便望見刺桐的身影。

  紅髮青年再次確認時間、抬起頭——然後「刺桐」總算見到了前來赴約的「西摩爾」。他帶著笑容望過去:「西摩爾,你來了啊!」那是和劇中角色不同的,毫無陰霾的燦爛笑容。現在的他並不是劇中角色,只是有著相同外貌並且使用著角色名字的演員。
  「時間正好還來得及,要去排隊了嗎?」伸手指了指目的地方向,那是個能從此處隱約看見的、遠方稍有些距離的大型摩天輪。深夜中的裝飾燈散發著絢麗卻不刺眼的光芒。

  「久等了,」不斷變換色彩的燈光映照著來往行人,現在他看著的是「刺桐」還是後輩?彩燈閃爍不定使走在前方的那人看似就要融入同樣斑斕的人群裡、像戲中劇情那般消失不見;他告訴自己這裡是「現實」才不至於再次將劇本與影像重疊:「我們走吧。」

  「這麼說來今天好像是聖誕節呢,路過的情侶真不是普通的多。不過都這麼晚了,排隊的人潮應該也會減少一些吧?」帶著笑意,刺桐重新戴好遮住特徵性藍眼的深色眼鏡,接著很自然地前去牽住西摩爾的大手,兩人向著搭乘摩天輪的設施方向走去。

  一路上能感受到掌心傳來對方的溫度,在寒冷的冬夜裡十分暖和,西摩爾訝異於自己已對這種直率的舉動如此習慣。擔心好像是多餘的,一直以來大概是自己太過緊繃了。只要像這樣兩個人待在一起的話他就可以拋開很多惱人的事,要形容的話或許可以用「回歸到不帶偽裝的自己」,這般的感覺。
  「……不害怕嗎?」在布置有聖誕裝飾的車廂降至兩人面前時他突然丟出了這句話,他知道不管今晚他給出怎麼樣的回答,狀況一定都會產生變化;要回到現在這樣保有單純的安全距離是不可能了。

  卸下眼鏡、正打算走進車廂看夜景的刺桐,聽見對方的話語後回望,之後一邊走入一邊思考,直到坐穩後才回覆:「嗯——如果真要說的話我自己是沒關係,反而是在想會不會給西摩爾你造成不良影響呢;誹聞之類的。再說你沒有公開真正性向吧?」接著微微苦笑:「所以,你還願意私下和我這樣見面,就已經很令人開心了呢。」接著露出了像個孩子一般的笑容。「無論最後你會給出什麼回答,我都不介意。至少現在很開心、很幸福!」
  那樣的笑容十分奪目,深邃的海藍雙眼有如寶石般散發璀璨光輝。如此的神情和戲中的刺桐完全不同:前者是以偽裝的堅強掩飾自身的脆弱,後者——也就是現在眼前的「刺桐」有著開朗性格而且樂觀向上,即使身形依然單薄得令人不禁湧起保護欲,卻不是像戲劇中那樣的飄渺虛幻。究竟,牽動自己內心的是哪一個「刺桐」?這經常使西摩爾感到迷惘。

  幸福嗎……聽見刺桐的話西摩爾不禁苦笑,這番話說出口他不就也只能跟著往前邁進了嗎。仔細一想或許從一開始「角色」還是「演員」對他來說就沒有分別,刺桐就是刺桐,而他是被這樣與自身相反的直率吸引,僅此而已。
  坐上了緩緩拉升的車廂,絢麗的街道與建築漸漸變成光點往遠處開展,和白晝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看得入迷。只有兩人的車廂阻擋冬季應有的冷風,不知是否是心理因素他甚至感到有些悶熱。
  「你的問題……我接受,」他拉開一直戴著的衣帽,凝視正專注眺望底下景色的刺桐側臉。開啟話頭以後些微別開了視線,下意識地又將頸上的圍巾拉高了點:「我答應你。」

  「……咦?」聞言刺桐趕緊回頭看向眼前的人,睜大雙眼露出訝異的表情,以微弱的聲音問了:「真的……可以嗎?」見對方點頭,表情更加動搖,甚至開始落淚。
  「謝謝——我、真的……好高興。雖然不像那個刺桐那樣想太多,但是也已經做好可能會被拒絕的心理準備了……」因感情豐富而淚腺潰堤的模樣,強烈地有種弱小的感覺。
  稍微深呼吸恢復平靜後,刺桐輕輕開口問了:「可以去你那邊坐嗎?」眼角還帶了點濕潤水氣。

  看見突然流下淚的刺桐西摩爾一時間不知該作何反應,由於一直以來都不太懂得安慰別人,直到刺桐再次開口他主動起身坐到對方身旁,並輕抱住那瘦小的肩膀:「別哭了……」

  見對方有些慌張的模樣,刺桐破涕而笑。「本來就不打算哭很久啦~就只是當下心情有點激動而已。」感到滿足地依靠著對方。「還好不是真的像戲裡那樣結束呢。這樣總算,以後可以和你一直在一起了。太好了……」
  已經不是戲劇了、結局也和那有所不同,雖然之後可能還是會遇到各種狀況——至少,對於對方的心情,應該可以不必感到不安和擔憂了吧;存在自己心中的「雨宮刺桐」也漸漸淡去了。

  最高點的景色映入兩人眼中,以前從未想過喧囂的城市中竟會有這種寧靜,就算是不確定的明天,似乎兩個人一起面對的話也不是那樣困難了。

  因喜悅而有些躁動的心情仍靜不下來,藍色雙眼注視著對方,輕輕說了句:「可以稍微把頭低下來一點嗎?」眼前的人有些疑惑但是照做,接著——理所當然地,兩方的唇重合在一起;這是一直想做的事,也順應了當下的心情。
  只要這樣就能得到繼續面對未來的勇氣,只要待在身邊,就不會對任何事感到畏懼。戲劇完結了,但劇外屬於兩人的故事會就此持續下去——完結亦是另外開始的起始點。

  【完】
----------
總算補完了~總覺得近來都收尾收得有點矯情(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