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O]雨宮刺桐 專頁

這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Suicidal Love」企劃的圖文放置處(文章為主)。使用角色為供品-雨宮刺桐(頭像),搭檔為啞歌家的契約者-西摩爾.巴奈特。
*有BL向戀愛表現。
*企劃劇情已完結。

[劇情/主線/結局(真)]儀式11-結束(結局A路線)*BE

*此為本企劃的真結局,悲劇收場,有虐,敬請多注意。
*最下面有劇情插圖(經處理過)。


結局A「完成契約」

  「不要走!」從惡夢中驚醒的刺桐不自覺地從被窩中起身,將手伸向虛空——
  「……刺桐?」此時,身旁的男子聞聲跟著睜開眼,輕輕詢問著。
  「啊……西摩爾。」重新從與左手相繫的溫度中感受到對方的存在,刺桐這才放心了。
  「是啊——現在身邊有你在。我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呢……」鬆懈下來後他再度躺回被窩並且握緊交握的手,稍微將位置挪得更靠近西摩爾一點。
  離最後的別離已經剩下不多時間了——因此刺桐才向西摩爾徵求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過夜請求,想要盡可能地把能感受到的溫暖保留在回憶中。


  到了隔天。意識到在西摩爾家迎接早晨到來,令刺桐眼角不禁滑落了一行淚。接著趕緊拭去,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思考著:『早餐……要幫忙做嗎?但是西摩爾都吃什麼啊……』
  不知不覺見對方醒來,他暫且停住思考,自然地帶著微笑望過去。「早安,西摩爾。」

  「早……」將掌覆在臉上遮住有些刺眼的陽光,事實上西摩爾幾乎沒有入睡。
  經過稍早前的事件以後他讀出了刺桐的想法,但卻沒把這件事情告訴對方。就要結束的話就盡快迎來那個時刻吧——這樣的想法與過去的事在腦中重複播送,按著隱隱作痛的額角他坐起身,見到刺桐掛在頸上的那條項鍊不禁伸手握住了鍊墜。金屬獨有的冰冷被他掌心的熱度加溫,現在回想「崩壞」是從他回國後開始的吧?不、不對,打從他重新呼吸那時候這個世界就開始崩解了,而後毫不畏懼接納這樣的他的人就只剩眼前的刺桐。
  直到被輕喚以後他才回過神並放開手,只要這樣就行了……他告訴自己,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自己能存在於那片藍色到最後一刻就可以了。

  見西摩爾握住之前被他贈與、掛在頸上的項鍊一會後聽自己的呼喚而放開手,刺桐並沒有感到驚訝,只是凝望著。已經沒有裝出生澀反應的必要了……因為已確定對方接受了自己。其他多餘的事,不想去思考。
  「讓我幫你做個早餐吧,不管要做什麼事都得先吃早餐才會有精神呢。」再望一眼後,刺桐轉身將放在床角的短襯衫、長褲套上,一邊等著對方答覆一邊慢慢走向盥洗室。

  簡單地打理完餐點以後刺桐幫忙整理桌面、洗碗,隨後清洗碗盤的手突然停了下來,任水不間斷地流入水槽當中,好一會才注意到要將開關旋緊。似乎是想事情想得出了神,險些將手中的盤子摔進槽底;注意到這一點的西摩爾不禁提問。

  「不,沒什麼。」稍微讓自己平靜一下,做了深呼吸並回答問題,刺桐微笑著轉身面向西摩爾:「這麼說來,今天的天氣很好呢……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想起了曾經兩個人一起看星星的那片山坡,現在這時間當然看不見什麼星空,但依舊不改那是個能令人心情平靜之處的事實——那裡的話就不會被人打擾了吧,他想。

 

  沒有耗費很多時間,兩人到了指定地點。下車後刺桐望向一路上都保持沉默的西摩爾,心中仍有些許不捨;即使已到了終局,還是有些話想對眼前的人說、想聽那人說。
  「我說,西摩爾。雖然我知道你一向寡言,但是至少最後能再聊聊嗎?有些事我不想到最後還摸不清楚,可以的話請說出來吧——你隱藏著的事情,還有真心話。」雙眼直勾勾地望著,像是為了將對方的模樣收進眼裡一般。「能說的範圍內就好了。」

  是啊,一直以來自己是怎麼想的呢?最開始只是基於契約帶來的罪惡感,但隨著時間推進、越來越接近第二次的死期時,西摩爾發現在這個他的存在無法存續的世界中,他能待的地方到頭來只剩一個。「謝謝你,那個時候……知道我變得異常以後沒有離開……」從來都不習慣這樣將心裡話說出來,但要是不開口就真的沒有機會了。他握緊拳,試著把自己所建起的、與外界隔離的那扇門給打開。他知道那扇門後刺桐會站在那裡等著,他們都不會是獨自一人:  
  「真相,我不能說,抱歉。但有件事是事實,現在的我……只剩下你了。」

  拋下了故鄉、拋下了家人、也拋下了在這個國家裡相處過的其他人,將自己餘下的時間寄託於刺桐身上。這究竟是愚昧還是正確根本也不用去思考,因為這就是他的選擇。 

  「——只有這些能說,是嗎?」刺桐露出了非常苦澀的微笑,接著慢慢走近,給予最後一個擁抱:「不過,這樣就好、這樣就夠了。」這段期間發生的所有點點滴滴對刺桐來說都無可取代,比過去任何時刻都要來得溫暖、但也因此顯得最為痛苦。然而仔細一想,除去過往那些表面上的需求,或許這才是他真正渴望的結果——他真正的心願。
  終於能達成心願了不是嗎?他這下總算確信自己果然無法得到一般人認知的幸福,畢竟自己就是這樣選擇的。但是即使走向死亡也已經不再是獨自一人,知道這樣就足夠了。

  ——不過……若是有來生的話,真的很想得到「幸福」啊。和眼前接受了真實自己的這個人共同生活下去的,那樣遙不可及、如虛幻一般的光景。現在,已經再也無法實現了。

  整理好思緒後,刺桐退開身,從褲子口袋掏出一把小刀。
  「那麼,這是最後的請求了……你能陪我一起死嗎?」藍眼漸漸地暗下來,直到完全失去光為止。單手握著刀,一步一步地往西摩爾接近——那是喪失生存意志的眼神。

  當刺桐將心願說出口時,西摩爾竟有種解脫的感覺。懸吊在殘餘生命裡飄搖的心願,恐懼著、同時也被期待著的死亡要降臨了。如同他所猜測的一樣,刺桐採取了如此極端的行為,所以他對眼前的光景不感到驚訝,也沒有逃避刺桐的提問。
  「我會陪著你……到最後。」
  自始自終他都無法甩開根植靈魂的怯弱,早已決定赴死卻沒有真正的覺悟,刺桐的邀約某方面而言是種救贖——是他的默認導致今日的局面。暗暗嘲笑著自己,這場以生命為條件的交易以失敗告終,無論那個惡魔還是他自己都輸了。

  然而,在刺桐聽見西摩爾的話語時,那雙藍眼中映出的情感卻是「絕望」。他嘆了口氣微微後退並以極細微的音量低語:「——果然,還是不行啊。」那過於細微使得西摩爾沒有聽清楚,眼前只看到刺桐再次走來,以為這便能迎來死亡時——西摩爾的手被刺桐握著刀的手握住了。「果然我還是沒辦法傷害西摩爾呢。」刺桐瞇眼一笑。「本來是想要殺死你的,但既然這樣也沒辦法了……」另一隻手覆上,跟著緊壓西摩爾的手。

  「至少,這樣就能讓我永遠被你記住了吧——讓我永遠活在你的記憶裡!」
  最後一刻,笑著的眼中染上了瘋狂,握緊兩人的手往自己腹部用力刺下——
  淒艷紅花偕同刺桐的笑靨,狂氣地綻放。

 

  耳邊彷彿一陣轟鳴,景色溶解成空白然後逐漸被紅色暈染,溫熱的液體流溢而出迅速浸濕了刺桐的衣服。毫無實感可言,毀壞的瞬間如同幻影,西摩爾扶住刺桐不支傾倒的身體,加速的心跳聲大得壓過了周遭的雜音,如此諷刺——他活著,卻將使另一個人在面前死去。
  「對不起……」以乾啞的嗓音說著,即使道歉也不會獲得原諒,無法原諒在最初就做了錯誤選擇的自己、以及此時放棄拯救刺桐的自己,更無法原諒即將踐踏刺桐的死的自己。望著那抹漸漸失去光彩的藍,清楚地看見了深潭那般的顏色裡映著他的影子。

  「……能為愛著的你死去,這條被救起的命也算有價值了……」刺桐平靜地笑著,聲音越來越虛弱,他伸手觸摸眼前模糊的臉龐:「如果有下一次的話,我會一直等著……請一定要再次找到我,不然就絕不原諒——咳!」唇角溢出了血液,那抹鮮明色彩曾經代表刺桐的存在,如今卻正在奪走那體溫。他道出了最後一句:「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隨著垂落的手,那藍眼輕輕閉上,再也不會睜開了。

  不知經過多久,一秒有如被無限延長,回神時懷抱的人失去了氣息,最後收割走刺桐生命的是時間?還是早已等待多時的惡魔呢?奇異的感覺竄過身體,方才握著刀的手背上浮現了紅色的印記,就像是刺桐體內流出的血沁入了他的皮膚,成為將永久留下的烙痕。
  「我會記住你……」

  他望著仍在刺桐手中的那把利刃,沾滿了鮮血的小刀異常地沉重,但他並沒有猶豫,用刀刃劃開頸側一度存在過的傷口。疼痛什麼的已經感受不到,應該說即使痛覺傳遞到大腦也傳達不到已經麻痺的意識。重生的那一刻起他便失去愛人的資格、也沒有被愛的資格,只有滿滿的歉疚在心中翻滾。

  接受不了以他人為生祭延續的生命,既然如此就還回去吧,用所有的全部。不過是接受了早該降臨的結局罷了,無數畫面在飄忽的意識裡閃現。他不會忘記自己是如何奪去一個人的生命,也不會忘記因為自己的逃避而終究沒去正視的感情。漸漸的,什麼也聽不見了;漸漸的,僅存灰與白的視界也開始歪斜,倚著殘留的餘溫,他彷彿望見道路延伸至近盡頭的另一端,那個人的身影在搖曳的空氣中微笑,胸前綴著海藍色的項鍊閃爍刺眼的微光。

  ——『****』該走了,從那一張一闔的唇瓣知道自己正在被呼喚;該走了,要是有下一次,希望不是以這種方式相遇……

◆◆◆◆◆◆


  「你是死者的誰?」
  「算是朋友,我可以……看看他嗎?」
  當安藤輾轉收到通知趕到現場時附近已經被警察拉起封鎖線,表明身分以後才被放行。承辦的員警正打算將遺體移送回山下,聽見安藤的請求遲疑了一下後點頭答應。湊上前查看已經再也不會醒來的西摩爾,加上一旁曾經見過幾次面的雨宮刺桐。他對雨宮的交情不深,但他可以感覺到雨宮似乎和西摩爾關係還不錯,當還處在感傷之時突然倒吸了口涼氣。

  「可以了嗎?我們還得做後續動作,先生你待會也跟著下山吧。」
  「……。」他不發一語,只是稍微退開讓員警繼續處理,視線卻離不開固有手背上那個暗紅色如同詛咒的印記,那瞬間他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你真傻……」

  淡淡的話語在風中散開,他按著被長袖遮掩的右臂——那裡也有個一模一樣的印記。死了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因為如此才拚命地想要活下去,但他沒辦法對捨棄自己性命的西摩爾做出其他評論。

  ——犯過的錯不會被忘記。
  不過他相信在此長眠的人已經可以得到安寧。
  (真結局.完)


----------
劇情插圖(文字來自動畫「東京食屍鬼(東京喰種)」OP-unravel部分翻譯歌詞)


處理後原圖大小(另開連結)
處理前原圖 同場加映日語版(?
圖:啞歌 合成:葦井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