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O]雨宮刺桐 專頁

這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Suicidal Love」企劃的圖文放置處(文章為主)。使用角色為供品-雨宮刺桐(頭像),搭檔為啞歌家的契約者-西摩爾.巴奈特。
*有BL向戀愛表現。
*企劃劇情已完結。

[劇情/主線]儀式08-誓約之物

*跳過了儀式07,因此得到「惡作劇LV1」的懲罰。
關於懲罰請看官網的說明

  一陣劇痛竄過全身,他忍不住緊握著拳,倚靠著牆才勉強能支撐快要倒下的身體。手不禁按上頸側的傷疤,有那麼一瞬間他似乎又觸碰到泉湧而出的血——就像那天一樣。

  「西摩爾?你怎麼了!」

  旁邊的刺桐見到他險些倒下趕緊上前攙扶,過了一會呼吸窒礙感才慢慢減退,疼痛也重新消失。能夠做出這種事的大概也只有那個「惡魔」吧,但這也令他確實體驗到自己所剩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沒事……」他想了想還是覺得應該把稍早的決定告訴刺桐,雖然已經決定要在日本留到最後,但對於千里以外的家人還是放心不下,至少回去看一眼也好。聽見要回鄉的計畫刺桐不出所料浮現失望的神情,但無論如何西摩爾都希望能夠自己靜一靜,好讓自己能夠沒有遺憾。

  行動迅速的他於是便很快做好準備,當他重新回到自己雪地上的家時、遙望著窗內家人們一如記憶裡那般笑著時,壓在心頭的大石也不復存在了。他明白自己雙親有多堅強,才能在艱難的環境裡將他撫養長大。如今他無法用平靜的心去面對親人,與其這樣還不如就讓彼此的回憶停在最後一刻。

  離別,只需要一次就足夠了。


  短暫停留了四五天,將想重新走過的地方都晃過一遍以後也到了預計要回國的日子;走出飯店時,西摩爾的視線突然被路上某間店家櫥窗裡的東西給吸引。那是一顆嵌有藍寶石的十字銀鍊,不只令他想起山上澄澈湖泊的冰藍色,也聯想到刺桐的眼睛。如果是平常他大概沒興趣出手買這類東西,或許是想保有這故鄉景色的濃縮,他還是走進店裡帶回那條項鍊打算送給刺桐。

  『再見。』

  無論是寒入骨隨的空氣還是雪的溫度都重新被機艙給隔離,在睡夢間回到了第二個家——日本。

----------

  西摩爾再度回到日本並且主動聯絡,這令刺桐感到意外。接到電話時,甚至沒能很快反應過來。

  「……太好了。那我這就過去,待會見喔。」應答的聲音中帶有一絲猶豫,但刺桐自己並沒有察覺到。

  「歡迎回來。你的家人那邊還好嗎?久違的故鄉,挺不錯的吧。」來到約好見面的餐廳座位,刺桐坐下並向對面桌的西摩爾露出微笑。「我之前還覺得你會不會就這樣不再回這邊了呢……太好了。」這麼說著的刺桐本來應該會是喜出望外的反應,但此時的態度看起來卻和平時不太一樣。

  「很好,跟我出國前一樣……我答應你會回來的。」總感覺今天的刺桐比較……平靜?但西摩爾沒有多想,只是從包裡拿出包裝好的禮物輕推至刺桐面前。

  「嗯,謝謝你。」淡淡地道謝後,刺桐見到禮物,疑惑地問道:「……這是?」雖然向著西摩爾發問,卻不是像之前一樣注視對方,而是望著禮物盒。

  「看到這個的時候想起了你,所以……」一時興起而買下的東西,果然還是太女孩子氣了吧,他想。

  「咦……」聽到這番話而驚訝地抬起頭看向西摩爾的刺桐,藍眼睜大而且臉整個紅透了。「是、是什麼東西呢——我可以現在開嗎?」隨後慌張地低下頭。那是個素色的小禮物盒,刺桐小心翼翼地拆開絲帶,撕開包裝紙——靜靜躺在軟墊夾層上的是一條銀色十字項鍊,在十字中央有著一顆不大卻很吸引目光的藍寶石。

  「這——這麼貴重的東西……這樣的東西,我……真的可以收下嗎?」刺桐一邊發問一邊向西摩爾投去目光,眼中映出的情緒是欣喜以及猶豫,還有……非常細微的,恐懼。

  「你願意收的話,好像是第一次……」說不定也是最後一次,西摩爾不禁再度想到惡魔給予的期限:「送你像樣的回禮,一直以來,謝謝。」這或許不是刺桐想要聽見的話,但是西摩爾對刺桐是真心懷著感謝,交雜的思緒濃縮成這樣一句簡短的道謝。

  得到這樣的話語,刺桐回望向禮物,將盒子中的項鍊拿起,很快地戴上了。接著什麼話也沒說地起身抱住西摩爾。「謝謝……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稍微退開身子望了西摩爾一眼後,坐回原位。那表情有著喜悅以及其他更多複雜情緒,西摩爾無法讀懂。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從見面開始便感到刺桐似乎有心事,眼前刺桐身上的飄忽感更讓西摩爾覺得如此。

  聽此問句,刺桐臉上掛著的笑容一點一點地凍結了。當笑容完全消失後,他垂下眼,看似正在努力壓抑著什麼般地皺緊眉頭並咬牙;隨後稍微深呼吸、鬆開握緊的拳頭,深邃的藍眼再次望向西摩爾,這麼說了:

  「我——很想相信你。但是……」藍眼中的情緒增加、增加、再增加,快要溢出——

  那是「悲傷」。

 

  「我真的能夠『相信』你嗎?」那是刺桐竭盡力氣掙扎後才終於能問出的問題,隨著這問題問出口,他彷彿聽見自己心底的弦即將斷裂的聲音。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