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O]雨宮刺桐 專頁

這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Suicidal Love」企劃的圖文放置處(文章為主)。使用角色為供品-雨宮刺桐(頭像),搭檔為啞歌家的契約者-西摩爾.巴奈特。
*有BL向戀愛表現。
*企劃劇情已完結。

[劇情/主線]儀式02-最初的約會

*前話[刺桐Side 外章「覺悟」]

  他就這麼注視著螢幕,直到畫面冷光重新暗下才長吐一口氣。

  那天以後西摩爾很快便出了院,接著像要躲避任何人似的,他的身影在以往熟悉的場所消失無蹤。好幾通的未接來電也沒有一一檢視,他失去了和他人接觸的動力與理由,甚至不久前還抱持的思鄉感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為何惡魔挑選的人是他?即使對不幸喪命於意外的同伴不敬他仍想這麼問,為什麼是他?當惡魔低語著契約成立時,他有一瞬間想當場放棄自己的生命,要他「殺人」來讓自己活下去這種事,他果然還是辦不到。

  一會兒鈴聲再次響起,他沒有按下通話直到系統自動切換成語音信箱。來電的人是安藤,可以聽得出對方還頗擔心:「呃……老大,打了好幾次你都沒回我只好留言了。我明白你想休息一下,畢竟發生那種事隊伍也暫時不能運作了。你說你就快離開這裡,我們合作的時間也剩不多了,所以還是希望你至少能回來一趟啊。比賽根本還沒開始,所以也還沒結束不是嗎?啊,我得掛了,先這樣吧。」

  因為還沒開始,所以也不算結束嗎……?雖然實際上是「應該早已結束」才對。各種思緒在腦中飛轉,他從來不是會輕言放棄或像現在一般頹廢度日的人,如今他卻令自己成了不想成為的模樣。

  「七十幾天……」要是他真的還擁有這多餘的時間,是否應該至少做一件對的事,做一件能夠幫助他人、可以在最後也不愧對自己的事。

  不可以逃避,不可以再逃避。 


  「喂喂?老大!」撥通電話,沒幾秒便傳回朝氣十足的聲音:「大家很擔心你耶你終於回電了,啊你知道有人找你嗎?」

  「抱歉……只是想靜一靜。」沒錯,有人在等他,所以他必須從這一步開始——去面對他最應該面對的刺桐:「借我一台車吧。」 

◆◆◆◆◆◆

  西摩爾來到刺桐指定的餐廳,對方特意選擇了角落的位置,即使背對著也能感覺到那種坐立不安的感覺。這點對他而言也是一樣,跳過打招呼的階段,他逕自走至桌旁拉開椅子坐下,在看見他真的赴約時刺桐露出摻合了驚訝及欣喜的表情。

  「久等了。」他支著頰難以直視刺桐,他不只一次覺得那雙眼睛彷彿能看進他架起的壁壘,他還承擔不了那堵牆消失的後果。

  「西摩爾先生,謝謝你願意前來。」見到許久沒見的人,刺桐露出了開心的表情。「本來還擔心會不會乾脆不來了呢……」慣性地加上一句壞方面的預想,不過及時打住了。

  「先點菜吧?這家餐廳有各種異國料理,也有北歐風格的,希望西摩爾先生你能喜歡就好了。」這段等著的時間使刺桐感到相當飢餓,雖然不知道對方的狀況,不過吃飽再談話、有些沉澱情緒的時間也比較好,他想著。

  西摩爾隨意點了些餐點,在等待送餐的期間他一語不發,兩人間的氣氛有點靜默。不是他不想開口,而是不知該從何說起,也不知刺桐特意尋找了他的聯絡方式是為了談些什麼。該先坦言自己的狀況嗎?可只要想到或許會令對方感到恐懼他就陷入猶豫。

  「那個,西摩爾先生,聽說你退出車隊、退出比賽了?」刺桐想了一會,還是決定先問近況。「雖然很遺憾,而且不清楚狀況的我也不能說什麼……不過還活著就還有機會的,我覺得。」望了對面桌的男子一眼,露出了淡淡的苦笑。「西摩爾先生一一是不是對我這樣的人很反感呢?」表情笑得越來越無奈,垂下了眼。

  「之前至少還能正常地談話的……看來真的造成困擾了呢,實在很對不起。」即使心中再怎麼痛苦,刺桐還是笑著。

  「不……不是你。」要是只用口頭解釋刺桐會相信嗎?看著對方明顯是逞強露出的笑臉,說是不希望刺桐害怕或許是錯的——實際上他想保護的人是自己才對,可是卻說服著自己,做出反而對他人來說是傷害的舉動。該結束了,已經下決心別再逃避的。

  突然他無預警地抓起餐桌上擺放的刀,用力地在自己的臂上拉出一道血痕。

  「咦——西摩爾先生!?」見到男子如此舉動,刺桐趕緊起身奪下刀。

  「——這是?」然而握住刀的同時,眼前那健壯手臂上的傷卻像是從來沒有過地,連傷口都消失了。「這是……怎麼回事……?」這景象令刺桐感到難以置信。

  「我也不知道……醒來時已經是這樣。」這點他並沒有說謊,他皺著眉意圖忽略腦中低竄的輕語,他是無法如實說出真相的:「就當作是我活下來的詛咒,很詭異吧?」

  即使會被厭惡也很正常,現在連他自己都不認為自己是正常人。說服著自己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包含來到這裡、認識過的人,就這樣重新拋下一切,在習慣的環境裡迎回該有的死亡,這才是他應得的、才是自然之理。要是刺桐露出懼怕的眼神,對他來說就是足以令他切斷所有聯繫的刀了。

 

  「……這意思是,受什麼傷都會很快復原嗎?」刺桐聽著,表情依舊是很驚訝。見男子點頭後又沉默思考了一會,之後表情漸漸柔和下來,露出了之前在醫院探望時的表情:「也就是說——就算再受到那麼嚴重的傷,西摩爾先生也不會死了……這樣也不壞啊。」  

  應該是很異常的情景,但刺桐一點也不覺得可怕。「或許有點不謹慎……但我突然想到,如果有這樣的能力的話,當時爸爸和媽媽就算割腕、流了那麼多血,也不會就那樣死掉了呢。」淒楚地笑了。「抱歉說了無關的話。不管怎麼說,能活著就很好了,我真的這樣想的。雖然好像有點奇怪……」坐回原位。「所以——我的意思是,我不介意的。」

  「即使如此,你還是……?」可以不在意地說出喜歡他這樣的話嗎?西摩爾頭一次發現自己在情感方面會感到不安,甚至到了不自覺地由言語確認的程度。剛才劃傷的手早已沒有疼痛,他緊握著拳彷彿做出了某種決定而回視刺桐:「謝謝你。」

  「嗯,我還是一樣喜歡西摩爾先生喔。也謝謝你願意讓我繼續喜歡……」刺桐因喜悅而顯露出的表情,是至今為止見到過最真誠的美麗笑容。「但是,還有一件事。」想起了另一件事,稍微繃緊了臉,微微起身以雙手握住男子方才受傷的手,認真地注視:「就算西摩爾先生已經不會輕易死掉了,還是希望能別再做自殘這種事。先不提復原速度可能會讓除了我以外的人嚇到,我實在很擔心——沒辦法再看到重要的人在我面前傷害自己。請再重視自己一點,好嗎?」望向西摩爾。「可以的話請答應我。」

  「……抱歉。」其實根本沒想那麼多,只不過是純認為比起口頭說不如實際展示的西摩爾沒想到刺桐會如此回答。

  但由於今日的對談他想通自己接下來該做什麼,姑且先將惡魔的契約擱在一邊,要是自己真的在七十幾天後會死亡,那麼他願意將剩下的時間投注在眼前的人身上。這或許是他最後可以做的事,雖然不清楚能夠幫助刺桐到何種程度,至少在他離開時他希望刺桐也還能有活下去的勇氣,而不再是那個說出想放棄生命的人。

  「我明白了,你……」都不曉得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簡單的幾句話竟如此難說出口:「可以待著,如果願意的話。」

  「太好了,謝謝!」像是終於在等這句話,喜出望外的刺桐放開握住的手,極為自然地親吻了眼前的面孔。「這樣會不會太突然?我更喜歡你了。」接著,發現服務生接近,不慌不忙地坐回原位。「這麼說來,西摩爾先生之後有其他預定嗎?」

   刺桐突來的舉動讓西摩爾來不及反應而身體僵硬,直到刺桐下一句話才令他再度回神。即使知道這樣有點可笑,他還是支著頰別開臉,要掩飾慌張一般沒有正面直視刺桐:「沒有,但暫時不回去了。」

  向家人與家鄉告別是最後的工作,可以的話他果然還是想睡在那片銀白的土地上。

 

  「啊,我不是指那個意思。不過說的也是……西摩爾先生終究還是會回國的呢。」啜飲一口桌上的調酒。「那麼至少,在這段期間可以讓我多瞭解你、更接近你嗎?希望能當作一段美好的回憶吧,不管是對我、或是對西摩爾先生你來說。」

  美好的回憶嗎?要是可以的話那就再好不過。西摩爾不自覺地朝面前的刺桐伸出手,和之前不同只是撫開對方因低頭而垂落的前髮,藍色的眼訝異地回望他。像是也被對方打心底流露出的喜悅所感染,他的表情緩了下來,甚至可以看出淺淡的微笑。

  「我會努力的。」他覺得如果是刺桐的話說不定真的可以做得到,為了某個人而活的人生。

  (最初的約會.完)

------------------------

【後話】

  這麼說起來西摩爾只知道刺桐的名字,這樣有些奇怪。

  「嗯?對了還沒有說過呢,姓是雨宮喔。但是西摩爾先生可以直接稱刺桐就好,還是這樣習慣。」這麼想起來,兩人只在酒店內見過——公關名牌上只有寫名字或暱稱而已。

  「稱謂……嗯……」對面的人扶著下巴思索些什麼。

  「怎、怎麼了嗎?」見男子陷入思考,刺桐感到有點疑惑。

  「我的稱謂也可以,不用了。」避開刺桐疑問的目光,西摩爾如此說道。

  「啊……」意識到話裡的意思後刺桐再度笑了開來:「好的!那就……西、西摩爾?」試著去掉稱謂看看,但刺桐還是不習慣直接以名字稱呼比自己年長的人,臉不禁紅了。「有點害羞呢,不習慣直接用名字稱呼年長的人。」搔搔頭笑了。

  「會習慣的,我可以等。」用餘下的時間。

 

  (後日談.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