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O]雨宮刺桐 專頁

這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Suicidal Love」企劃的圖文放置處(文章為主)。使用角色為供品-雨宮刺桐(頭像),搭檔為啞歌家的契約者-西摩爾.巴奈特。
*有BL向戀愛表現。
*企劃劇情已完結。

[劇情/支線/刺桐個人劇情]刺桐Side 外章01「覺悟」

*在[儀式01-立下契約][立下契約 西摩爾視點]之後
全刺桐第一人稱視角

  從西摩爾先生出意外、去探病時不小心衝動告白並且被拒絕的那天之後,一直都沒在店裡見到他了。果然我還是不該告白的……是啊,明明在那時候就明白了、也已經下定決心不再向人表白了,為什麼還會控制不住自己呢。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希望能被喜歡的人就是爸爸和媽媽——尤其是媽媽。在我記憶中,她和溫柔的爸爸不同,總是對我很冷淡,從來就沒有像其他人的媽媽那樣照顧我、對待我,也不曾有過任何親密觸碰。為此,小時候的我總是努力地想吸引她的注意、想討她歡心;我曾深信爸爸所說的,認為只要我當個好孩子持續努力的話總有一天能被媽媽喜歡……但是,即使到最後,我都還是沒有成功過。我只能就這樣,失去世界上最喜歡的兩個人、維持無法被喜歡的狀態,一個人獨自活下來。

  爸爸說過,媽媽她本來就不喜歡小孩、也不想生育自己的孩子;但他的狀況正好相反,他一直嚮往著屬於自己的家庭。他總算說服媽媽生下我之後,下定決心試著感化她,想讓她能夠喜歡小孩子、至少能喜歡自己的親生骨肉就好了……不過,沒想到媽媽的症狀比想像中嚴重,這些事只是徒勞無功,反而讓她的厭惡感增加了。

  『這不是她的錯,也不是刺桐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讓你們母子倆受苦了,真的很對不起……』爸爸曾經一邊抱緊我,一邊以顫抖的聲音這麼說。

  『或許很困難也說不定……但是只要再努力一下就好了,我也會一起努力幫你向媽媽求情的,所以——希望你別討厭她,拜託了。』爸爸的笑容有種痛苦的感覺,一向都是。

 

  我並不討厭媽媽,只是想被她喜歡。和爸爸出去買東西時在街上見到的家庭,其中有些母親都是對著孩子露出笑容、牽著手一起散步、或是偶爾親暱地給予擁抱。令我羨慕的那些事總是令我的媽媽.梅麗雅感到厭惡,她不願意碰我、也不願意讓我碰她。每次見到我都是露出不悅的表情,說的都是嫌棄我的話,更不曾和我一起出門。

  『煩死了——無聊就去找你爸清隆,別來吵我!我一看到你就心煩!』

  『別以為親生父母就一定會愛自己的孩子,至少我絕對不會,我還希望沒有生下你!』

  『像你這樣絕對不會被喜歡,就算有,也絕不可能是真心的!不會有人喜歡你!』

  『不要和我搶清隆!給我滾出去!!』

 

  ——媽媽,妳不開心的時候我會想辦法讓妳開心起來、就算不擅長讀書,考試也會努力考好成績給妳看、也會和同學好好相處,不會和人家吵架或打架、我會努力煮好吃的東西給妳吃、就算很難的芬蘭語或瑞典語我也會好好學習、不會再挑食、也會乖乖地早睡早起,放學絕對不逗留、討厭我對妳說喜歡,那就再也不說了、放假也不會任性說想要出去玩了;所有妳希望的事都會做,妳討厭的事就絕不做,所以……可不可以,稍微喜歡我一點了?

  媽媽最後說過的一句話是「我果然還是討厭你。」,而爸爸說的是:「對不起,看來還是失敗了……對不起。」之後,他們就離開我,一同前往那個過於遙遠的另一個世界了。

 

  從那之後,我就沒辦法再喜歡任何人了。正確來說是,我不相信自己能被人喜歡。媽媽那些曾幾何時的話語就像詛咒一般,無論何時都深刺在心底抹除不去。既然如此——我又是為什麼會一直追尋著能夠喜歡我、我也能夠喜歡上的人?

  向西摩爾先生告白的那天,我居然自作多情地產生了「如果是這個人的話,或許我就能被接受」這樣的錯覺,做出了讓他困擾的事。大概,又會被討厭了吧……但是我不想就這樣放棄。已經沒有力氣放棄了,所以想要再試著做最後一次努力看看。如果這次還是失敗的話,那麼就真正的死心吧。對一切都……死心吧。

  握緊手中那張抄下車廠地址的紙條,我決定自己前去找他。

--------------------------------

  修車廠的地址並不是在很遠的地方,至少電車還到得了那附近;畢竟還買不起自己的車。根據地址和下車後向周圍居民詢問的結果,似乎是坐落在離市區有一段距離的某個曾經是軍方基地的地區——到達後,見到眼前的大型灰色建築物群後我不禁吸了口氣,果然國際等級就是不一樣啊。「不好意思,請問現在方便進去嗎?我有和一位在這裡工作的人約好了。」前去向門口警衛亭裡的中年男子講清楚後,他不作聲地遞出了訪客登記簿,並且將鐵門開啟。

  「請問有人在嗎——?」由於事先調查過,研究了地圖後我便直接往西摩爾先生登記過的維修師專屬倉庫走過去。「來了!」有個充滿精神的青年聲音回道,接著一位看起來年紀稍比西摩爾先生年幼些的工作服青年拿著扳手走出,大概就是資料提過的安藤技師吧。

  「那個——」「嗯?呃……Are you a racing driver? Which country?」

  「等、等等!我是混血兒而已,會說日語的!」看來我又被當成外國人了吧!雖然是常有的事了,但還是解釋一下。不完全聽得懂剛才的對話,不過看來他似乎以為我也是選手。

  「什麼嘛,這位小哥你會說日語就好啦!那你是選手嗎?」安藤先生爽朗地笑了。

  「不,我不是選手。我之前有先約好見面的,名字是雨宮刺桐,有印象嗎?」

  「雨宮……喔喔,你就是雨宮先生啊!這麼說來聲音的確滿像的,因為這名字不怎麼能和你這樣的外表做聯想所以沒認出來,抱歉哪!」感覺是個心直口快的人,我不禁一笑。

  「沒關係,我也習慣被誤會了。那麼,現在方便騰出點時間談談嗎?」「沒問題!雖然有點雜亂,如果不介意的話雨宮小哥請進吧!」「好的,打擾了。」我就這樣跟隨安藤先生進入倉庫內部慢聊,主要想知道西摩爾先生現在的狀況,還有——得到他的聯絡方式。


  『欸?你說西摩爾老大嗎?他已經退賽了喔!真的很可惜啊——』剛聽到西摩爾先生已退賽的消息時我很驚訝,但瞭解規則後,或許那也是沒辦法的……似乎是發生那場意外時就失去資格了的樣子。西摩爾先生一定很沮喪吧,真希望我能幫上什麼忙就好了。

  『不過那個老大會有像雨宮小哥你這樣的朋友,真是意外啊!因為——感覺他好像一直都是一個人,而且你和他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呢~同樣是長得像外國人,感覺小哥你好像溫和了很多,臉也不像老大那麼有殺氣,很漂亮啊!啊哈哈,說男人長得漂亮會生氣嗎?』

  安藤先生口無遮攔地說了好多話,不過感覺不到惡意、我也習慣被那麼說,所以並不生氣。我比較在意的是……關於西摩爾先生的那些事。之前就有種孤獨的感覺了,聽到那些事才知道果然是個笨拙、不擅長與人溝通的人。明明人很好,卻經常被誤會而在人際關係上受挫,甚至有些自我封閉了;總覺得,令人感到心疼。

  ——我想幫助他。想讓他知道自己並不是孓然一身的、是能夠得到其他人支持和關懷……還有喜歡的。或許有些自作多情了,但是如果他能夠允許的話,我希望能成為對他來說像是「支柱」一般的存在。至少能讓我繼續喜歡他就好了,就算不能接受也沒關係。

  現在的話,我不會再猶豫、再害怕了。我想要更瞭解你、更接近你;就算那些事將會使我被刺得遍體麟傷,我也不會再退縮了。若是能夠碰到真正的你的話——到時候,我也會試著將我身上的「刺」給除去的。

-------------------------------- 
 

  手機的通話紀錄顯示了一通未接來電的留言,是串從沒見過的號碼。他按下播放鍵:

  【是西摩爾先生嗎?晚上好,我是刺桐,酒店Jazz Blues的公關。像這樣透過電話是第一次呢……最近都沒看到你來我們店裡了,感覺有點擔心所以就擅自問了車廠的人,真不好意思。上次突然對你說那些話造成困擾真是對不起,或許西摩爾先生已經不想再見到我了也說不定;但是那個時候,你並沒有明確地說出討厭——是不是我還有一點希望?

  那時沒能仔細聽清楚西摩爾先生想說的話、也想知道你目前的狀況如何;所以,請至少再一次當面對我說明白吧……好久都沒見到了,我想見你、直接聽你說。

  可以的話,大後天是我的休假日,我們店附近有一家西式的複合式餐廳,店面色調是暗紅與深藍搭配很顯眼,晚間七點半我會在那裡二樓的靠窗角落座位等你來——無論多晚我都會等的,希望能露個面一起吃飯好嗎?就算最後是頂多只能做朋友、或是果然還是討厭我,也沒有關係。

  如果有一絲希望的話——我真心地想成為你的助力。晚安,祝好夢。】

 

  聽見播放完畢的音效後他靜靜地閉上眼,感覺腦中似乎浮現了那雙耿直的藍眼。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