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O]雨宮刺桐 專頁

這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Suicidal Love」企劃的圖文放置處(文章為主)。使用角色為供品-雨宮刺桐(頭像),搭檔為啞歌家的契約者-西摩爾.巴奈特。
*有BL向戀愛表現。
*企劃劇情已完結。

[劇情/支線]前置01-初識

*時間點為企劃開始之前

  「照舊就可以了嗎?」
  得到回應後服務生轉身離開,不久便端著酒瓶與冰塊送上。這裡是酒店的一隅,吵雜中相對安靜的角落,每幾天會來一回已經是西摩爾的習慣了。

  搖晃杯中晶瑩的液體,冰塊敲擊玻璃杯的聲音比附近時不時傳來的划拳聲悅耳得多。他是偶然發現這間店的,其實他並不那麼嗜酒,但和回去也是空蕩蕩的住所、或是很難應付的酒酬相比,他還寧可像這樣獨自尋找喧囂中的寧靜。至少這裡的服務生與公關都已知道他的習慣,不會沒事跑來打擾他。

  望著周遭忙碌或是嘻笑的人們,他西方人的輪廓在這裡顯得格格不入。車隊裡的助手也好,企業主也好,雖然都沒有表現出什麼,但那股怎麼樣都無法融入的違和感總令人沮喪。不過仔細想想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勉強自己的必要吧,即使擁有共通點,本質不同的東西原本就難以相容。

  『不在嗎……』拋開惱人思緒將注意力重新拉回來往的人身上,今天似乎沒看見以前都能看見的身影,他覺得有點不習慣。

  其後算算時間已接近夜半,也有三分醉意的他離開了店面。
◆◆◆◆◆◆

  雨宮刺桐工作的地方,是日本新宿某個小巷內的某家小酒店。有著酒吧吧檯、娛樂間、還有一般待客的沙發座位,當然也有所謂的包廂。刺桐在那裡作為一位男公關,近五年了。教育程度不高、也沒什麼其他特殊專長的他,擁有的就只有從小被稱讚到大的外貌;所以,便以此為職業。不過即使如此,業績也並不是特別好,因此他的生活方面依舊不算充裕。

  ——終究,只是為了餬口罷了。雖然經常受到客人求愛而和其交往,但是那些也都是逢場作戲,對他而言毫無意義。這樣的日子直到那位西方男人成為常客之前,都是平淡無奇的。

  最初的那一天,那男人走進店內的時候,馬上就成了所有人的注目焦點。與本國人完全不同的樣貌、高大的身材使許多同事都望之卻步,但男人毫不在意地走往角落的位子坐下。大概是因為從沒處理過類似狀況,經理顯得很心慌;想來想去,最後拜託了刺桐。

  『——只能拜託你了,雨宮。』上司的命令、再加上刺桐本身也很清楚「非自己不可」的原因;他於是調整心態,走近對方,以應對一般客人的方式開了口:「先生,請問您是第一次光臨本店嗎?這是我們的菜單,請問是否需要來些什麼?」向男人打招呼,並遞上菜單。

  或許是為刺桐那異於日本人、甚至異於亞洲人的外表而感到些許意外——有著堅毅五官的男子注視著天生紅髮藍眼,東西方混血的刺桐。名牌上的名字直接用漢字那麼寫著。

  一會後男子才將視線移回菜單上,他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直接指出自己需要什麼。從決定的速度來判斷,刺桐想語言方面大概沒多大問題,至少不需要請人做口頭翻譯。

  待接應的刺桐走遠後西摩爾鬆了一口氣,因為他沒想到會看見和自己一樣的異國面孔。他並沒有排斥亞洲人之類的想法,但在這裡壓抑的環境下,對他來說還是面對外籍人士有親切感。剛剛看見名牌上寫的是漢字,對方或許是混血兒吧。雖然有些好奇,但以以往的經驗,他即使釋出善意,不苟言笑的表情也還是會嚇到不少人;於是就此放棄。

  由於店內的氣氛他頗喜歡加上初次的好印象,後來只要練習或整備完畢,沒事做的他就會三不五時到此處晃晃。摸清了他的習慣以及明白他不希望被人打擾,店內的接待們便不再時常靠近他所待的位置,和那位名叫刺桐的公關也僅打過數次照面。

  然而,沒想到本僅是點頭之交的淺薄關係,卻因某天夜裡發生的意外而漸漸起了變化。

◆◆◆◆◆◆
  促使刺桐和那位西方男子更加接觸的契機是某個夜晚的事件。

  那一晚,有點遲到的刺桐只是一如往常地出門去上班。或許是一時急忙而沒有注意周遭的緣故,在經過店附近的某個巷子時突然感到腹部一股刺痛。慣性地去摸,沾上掌心的紅色鐵鏽味液體,那是血。他被人刺傷,出血了。究竟會是誰做出這種事——

  「刺桐先生,這都是你不好……」轉過頭去,一位女子就出現在視線範圍內。

  「吶,刺桐先生,還記得我嗎?」紫紅色短外套、白色荷葉邊連身裙、微捲的長髮……似乎是他曾接受求愛而交往過的女客之一。

  「是我啊!神崎蜜香!」女子大喊著,原本似乎很美麗的臉孔,染上了瘋狂而變得扭曲。手中握著的鋒利菜刀,從尖端流下了鮮血。

  「啊,是小蜜香嗎……我已經和妳分手了吧……」雖然有點想起來了,但腹部的痛楚使得刺桐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

  「我還是不明白啊!為什麼、為什麼刺桐先生要拋棄我!我明明是那麼愛你、在你身上花了那麼多錢,你也是一樣愛我的才對啊!」從一身昂貴行頭和說話口氣可判斷,應該是個大小姐;而且還是嬌生慣養、自以為是的那種。

  刺桐聽她一說才想起當時的事:那時他只是為了營業額才會接近這女人,被求愛之後順勢答應,不過本來就沒有認真談感情的打算。

  「……所以,妳想殺我嗎……」視線變得更加不清晰,刺桐連說話都變得吃力起來了。

  步出酒店以後,西摩爾照以往選擇了人比較少的巷子走打算直接回家,此時他卻在應該沒什麼聲響的深夜巷道聽見女子的咆哮。語氣十分激動以致字句黏糊不好判讀詳細內容,但從音量就可以感覺到事情似乎不太妙。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邊拿起手機報警邊往聲源處移動。一段距離以後他在光線慘白的街燈旁發現一名持刀女子,刀鋒上已沾染了血,肯定已經有人受傷。

  「別逃啊刺桐先生,很快就不會痛的!」女子發狂般不斷重複呼喊某人的名字,迴盪在巷道中有如催魂曲。

  聽見認識的人名西摩爾沉住氣,心想總之得先救人才行,雖然已經報了警但待警察趕到還要一陣子,要是傷勢嚴重不先做處理的話可糟了。好在女子似乎專心一意在尋找目標上,沒有留意悄然靠近的他,利用體型優勢與力氣他很快便搶下女子的刀並扔至遠處。試著制服死命掙扎的女子同時附近的巡邏員警先趕到了,並且將女子順利上銬、交代他幾句,接著帶犯人離開現場。

  他瞥見靠坐在陰暗角落的刺桐,對方的臉色相當蒼白,鮮血浸濕了大半面白色襯衫。趕緊脫下外套協助按壓傷口止血,再幾分鐘救護車就會到了,那之前得讓傷者保持意識清醒。

  「再撐著點,你安全了。」

  「唔……是……誰」變得極為虛弱的刺桐半閉著眼,表情十分痛苦,就連說話聲也有氣無力且斷斷續續。「我……就要死了嗎……」微微感覺得到有什麼東西壓著腹部傷處,或許是在止血還是什麼處置,但是刺桐覺得自己就快撐不下去了。「巴奈特、先生……」在完全閉上眼之前,好像看見了一個有著親切感的面容——然後刺桐就昏過去了。


  沒想到對方記得自己的名字讓他楞了一下,伸手去探鼻息,雖微弱但至少暫時不會有問題。幾分鐘後終於等到救護車的西摩爾想著好人做到底,於是先協助並陪同刺桐就醫。在等待縫合手術進行的同時,他撥打電話回酒店通知這消息。

  『您說雨宮他……?竟然發生了這種事嗎……』電話那頭貌似是酒店經理,語氣裡滿是驚訝:『真是非常抱歉,居然要麻煩客人幫忙處理。』

  「能聯絡上他的家人嗎?」有些手續在情況緊急下他可以代辦,但後續還是得交由家屬接手會比較好。

  『這個……』男子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把聽說刺桐的親生父母早已雙亡,也沒有其他親屬聯絡方法的事托出:『現在是我們最忙碌的時間,實在也抽不出人手探視。雖然很抱歉,但能否請您稍微協助?只要今晚就好……』談話間聽得出對方是真的有困難,就算是被騙也無妨,也不覺得自己在知道對方沒有家人以後能就這麼丟下人不管的西摩爾掛掉電話。現在就只能等醫生的通知了,他坐在冰冷的塑膠椅上,腦中隱隱浮現出上一次踏進醫院的情景。

  結果不會一樣、會沒事的,他如此說服自己,等待的時間總特別漫長。

◆◆◆◆◆◆
  醒來的時候,刺桐見到的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起身,自己似乎躺在病床上。

  「……我又被送到這裡了啊。」自嘲地輕笑。病房內十分安靜,從一旁窗外望過去,現在是上午。將手輕碰一下已被手術處理過的傷處,還有著些餘疼痛。腦袋變得比較清晰,刺桐這才能好好地思考昨晚的事情——這麼說來,幫忙送醫、甚至還使自己接受手術而活下來的人,會是誰呢?

  腦中閃過昨天昏倒前最後看到的面容——記得那是名為西摩爾.巴奈特的西方男客——的確是有可能性,但是怎麼想都想不出那人會救自己的原因;於是他將注意力轉移到病房景觀。他住進的病房是單人病房,就和以前曾住過的一樣,單調得毫無改變。

  「還是很不喜歡這種氣氛哪……」微微自語。這時,傳出了敲門聲。「請進?」原本正打算躺下去繼續睡的他,再次立起身子。


  「……醫生說你醒了所以我進來看看。」等著等著不小心就在椅子上睡著了,結果反而讓身體更沉重僵硬。瞧見刺桐雖虛弱但比昨天有血色得多這才放心了些,他走到窗邊把窗簾稍微拉上以遮擋刺眼的陽光:「你們經理說晚點就會有人過來,我該回去了。」

  可以協助的事已經結束得差不多,其實主要是和不熟悉的人待在同一個小空間讓他覺得不太自在。

  見到男人進門隔著一段距離和自己對話,然後又像想早點離開的模樣,刺桐趕緊叫住:「等一下!」總覺得男人很快就會離去,伸出手,但因為擔心引起對方反感,沒有實際碰到。

  「……謝謝你救了我,巴奈特先生。可以稍微陪我一下嗎?畢竟一個人待著也是無聊,反正我也不會有其他什麼訪客。」苦笑。「只要一下子就好了。」雖然說著令人感到很卑微的話語,但是那眼中卻流露出了強烈的請求。

  「要是真的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跟不熟悉的同性待在一起,也不怎麼愉快吧?」一會又因為預想到另一種悲觀的結果,刺桐垂下了眼。

  ——明明是活著的人,卻有著像是垂死之人般的眼神。刺桐認為對方肯定會拒絕,變得沮喪了起來。


  「……沒什麼,應該的事而已。」既然被這麼問,待會又沒有要緊的行程,就多待一會也沒關係。他拉過病房中設置的矮凳坐下,但卻不是面對病床,而是背靠著牆、面向對牆避開刺桐投來的視線。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錯覺,他從刺桐眼裡看不出逃過死劫的喜悅,反而還挺沮喪的模樣。這個時候該不該開口說話?但要是繼續沉默下去,氣氛實在僵得有點難待,等回過神時自己已經把話頭拋出去了:「你……要是想找人談我可以聽。」

  「咦?」得到意料外的回答,刺桐雙眼中恢復了光彩。「謝謝你!太謝謝你了!」

  露出了燦爛的、甚至連在酒店內都少有的笑容。叫了護士來提供飲水和一些用手就能剝的水果之後,刺桐喝了一口水。「巴奈特先生……唔,可以叫你西摩爾先生嗎,我不太習慣一直用姓氏稱呼人。」見對方點頭後,刺桐繼續。

  「西摩爾先生……其實昨天那時候,我真的以為會死掉了。所以,你算是給我另一條命的救命恩人呢。」開始剝橘子了。「這麼說起來,西摩爾先生是從歐洲來的吧?是哪個地方的?我有一半是芬蘭人。」露出虛弱的微笑。此時的刺桐,完全不像平時在酒店內歡快的模樣。

  「瑞典,常常被雪覆蓋,我喜歡那裡的景色。」說起來他或許是不太適應大城市的緊湊步調,而不是這片土地本身,要是待在郊區或鄉間說不定他也不會有強烈想要返鄉的感覺了:「你有去過嗎?芬蘭。」

  「嗯,我去過幾次。我也很喜歡芬蘭的景色呢,湖、森林、首都赫爾辛基、桑拿浴……很美好的國家,而且母親娘家的人也對我很好;但是語言障礙真的造成很多困難,連英語都學不好的我,還是不太習慣那裡的生活。不止那個家,在我的寄養家庭那裡也是。」

  看到男人似乎對自己有親屬一事感到驚訝,刺桐連忙補充說明:「啊,我是有寄養家庭的。不過實在不想讓他們和我在壞的方面扯上關係,所以沒有告訴很多人。」稍微停下來,吃了幾片橘子,又喝了水:「或許,我一直都很想死也說不定。」

  「……。」險些脫口問出「為什麼」,幸好及時打住。西摩爾明白他不是任何人,不曾體驗過別種人生,是沒有資格對此做出評論的。但有件事他了解,在他來日本前最後一次踏進醫院時,他看見的是生命的消逝。

  就像泡沫一樣,在空間裡瞬間迸裂、什麼也不剩。

  「你覺得痛苦嗎?」雖然只聽了簡短敘述,他可以想見刺桐的經歷十分辛苦:「不過也沒錯,活著很困難,真的。」

  有多少人拚了命的想活下去,時間卻仍舊無情地從掌心溜走。西摩爾發現自己比平時都要多話了些,就算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也好,他也不想眼睜睜看著刺桐就這麼在自己面前說想放棄求生:「假如,有人希望你繼續活下去呢?」


  從沒見過眼前的人說這麼多話,使得刺桐當下有點驚愕。「——也是啊。不過,如果說能有誰希望我活下去的話……還真希望會有那樣的人呢。至今為止,能夠理解、接受我,並且願意一直和我在一起的人,我都沒找到半個。」

  接著,又像是想起什麼似地,突然想試著問問這位男人:「這麼說來,如果是像西摩爾先生這樣的人,我或許會喜歡上呢——開玩笑的。」笑著說道,因為不清楚對方性向所以補上了後面一句。

  「……如果說,能因為那樣的人而讓我找到活下去的意義之類的,那就好了。」

  「咦是這間沒錯吧?」「你們小聲點這裡是是醫院。」門外傳來陌生的交談聲,接著是叩門的輕響,大概是酒店那邊說好要來探視的人到了。

  西摩爾聞聲從椅子上站起,刺桐這次沒出言留住他可也還沒應門。他知道對方還在等待自己回應,他其實不太明白刺桐想找的究竟是什麼,可是要是這樣無力的他也還有可以幫上忙的地方……

  「我明白了,要是你這麼希望我會嘗試,」門打開了,幾名男子看見房內還有其他人在頗為訝異,趕緊讓出路讓西摩爾通過:「我會再來的。」

  門重新闔上,背過身的西摩爾沒能看見刺桐此時的表情。

  即使男子走出病房,刺桐也一直望著那人離去的方向。「……我可以、相信你嗎?」低喃著的刺桐,毫無自覺地露出了像是有些迷惘、有些恍惚,至今為止最有元氣的表情。

  心臟激烈地跳動著,胸中的悸動告訴自己——他戀愛了,對於那個看似嚴肅、卻令人有種不可思議安心感的男人,西摩爾.巴奈特。而兩人之間關係產生變化,那都是之後的事了。

  (接[前置02-記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