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O]雨宮刺桐 專頁

這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Suicidal Love」企劃的圖文放置處(文章為主)。使用角色為供品-雨宮刺桐(頭像),搭檔為啞歌家的契約者-西摩爾.巴奈特。
*有BL向戀愛表現。
*企劃劇情已完結。

[劇情/支線/番外衍生]紀念日-聖誕夜.結束與開始(平行世界觀)



【作為主演戲劇的演員,對於總算下戲收工,不只感到鬆了一口氣,還有著些許惋惜——然而,不是作為劇中角色的兩人,戲外的故事仍會持續。一段劇情的結束,亦是另一段劇情的開始。】


※前提:正篇劇情為電視劇(Suicidal Love)的一個部分,「雨宮刺桐」和「西摩爾.巴奈特」都只是劇中角色,在這篇登場的兩人則是私下有類似交往關係(為了練習)的演員,時間點是下戲收工後的見面。(但是兩人維持著練習時的習慣,以角色名字稱呼對方。)


※不會提到身為演員的兩人的真實姓名,而且兩人言行、性格表現都和劇中稍有不同。


  戴著幾乎遮住臉的帆布帽,紅髮青年佇立在深夜的某座遊樂園區入口...

[劇情/支線/個人劇情(終)]外章.終結「烙印的記憶」

  接到堂弟——刺桐的死訊時,雨宮陽介一邊感到懊悔,一邊又發現自己內心存在著認為「果然如此」的想法。

  回想起來從剛被領養時開始,那人就是個受到外界因素再加上心結形成的一個孤獨的孩子。帶有異國氣質的外貌、乖巧到異常地步的性格,還有那無論何時都籠罩在身上的神祕感及憂愁氛圍——一直都是引人注目的存在。
  開始共同生活一陣子後,漸漸地家中所有人都體會到了刺桐的「特別」。溫和、懂事、顧慮他人、有禮貌;然而實際上卻是難以相信他人、以無形的屏障保護著自己,並且凡事都先想到悲觀的一面,無法坦率地接受來自人們的善意。
  「你們對我這麼好……有什麼特別原因或要求嗎?」某次,雖然非常短暫,但是見到那「微笑面具」剝...

[劇情/主線/結局(真)]儀式11-結束(結局A路線)*BE

*此為本企劃的真結局,悲劇收場,有虐,敬請多注意。
*最下面有劇情插圖(經處理過)。


結局A「完成契約」

  「不要走!」從惡夢中驚醒的刺桐不自覺地從被窩中起身,將手伸向虛空——
  「……刺桐?」此時,身旁的男子聞聲跟著睜開眼,輕輕詢問著。
  「啊……西摩爾。」重新從與左手相繫的溫度中感受到對方的存在,刺桐這才放心了。
  「是啊——現在身邊有你在。我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呢……」鬆懈下來後他再度躺回被窩並且握緊交握的手,稍微將位置挪得更靠近西摩爾一點。
  離最後的別離已經剩下不多時間了——因此刺桐才向西摩爾徵求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過夜請求,想要盡可能地把能感受到的溫暖保留在回憶中。

  到了隔天...

[劇情/主線/結局(表)]儀式10-告白

  『對不起……我其實不想這樣的。』
  朦朧的意識中,西摩爾感覺耳邊似乎聽見刺桐說著道歉的話語。


  「你醒來啦?」睜開眼見到的面孔,是眼神失去光澤、笑容中毫無感情的刺桐。他下意識想起身,卻感到肢體不聽使喚;兩手都被死緊的結纏在某物上頭,掙脫不了。
  「這裡是……」頭似乎還是自由的,也能見到自己並未被束縛的雙腳,西摩爾望向四周發現是個從未見過的房間。自己被綁在床上,刺桐坐在床沿邊——這裡大概是刺桐的臥室。
  「這是我用來睡覺的房間喔,雖然現在是這種狀況呢。」又是一個微笑。
  「——為什麼?」聽見西摩爾以乾涸聲音問出的問句,刺桐收起笑容,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
  「要解釋清楚的話...

上一页 1/7